艺术影响力辐射全球,因摄影而响亮

图片 1

7月2日至9日,第49届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举办了开幕周系列活动。随后,相关展览将持续展出至9月23日。期间,来自全球的摄影师将带来不同历史时期中具有重要艺术性和社会影响力的作品。35场主要摄影展将遍布在法国小城阿尔勒的各个著名历史景观和建筑,供参观者和游客探索游览。

图片 1

数十年来,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摄影节,观展人数年年攀升。每年夏天,齐聚阿尔勒的摄影师、策展人、艺术机构影响了全球摄影艺术思潮,由其创造的文化吸引力也促进了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但与此同时,目前全球摄影艺术市场的表现并不理想,尤其是年轻摄影师,处境更为艰难。这一问题在开幕周期间也得到广泛的讨论。

原标题:摄影界的名片:第49届阿尔勒摄影节两大奖项揭晓

小城阿尔勒的艺术吸引力

阿尔勒,这个因梵高而出名的南法小城,四十多年来,它的名字因另一个盛会而更加响亮阿尔勒摄影节。每年7月,阿尔勒摄影节都吸引着世界各国的摄影师以及摄影爱好者汇集在这个法国南部小城,不为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和向日葵,也不为追逐梵高的足迹,只为这个全球摄影盛会。

阿尔勒国际摄影节起源于1970年,由三位法国文化艺术领域大师共同创立。在开办至今的49年历史中,众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作品选择在阿尔勒首发亮相,这里也因此成为不少摄影师崭露头角的重要平台。同时,对于阿尔勒而言,摄影节也成为了一张重要的国际名片,促进了本地旅游业的发展。

阿尔勒摄影节诞生于1970年,由摄影大师吕西安克莱格、作家米歇尔图尼埃以及历史学家让毛里斯鲁盖特共同创办。阿尔勒国际摄影展不只是摄影人的聚会,它为包括观众、策展人、研究者和收藏家在内的整个摄影群体提供了一个平台。

在艺术史上,阿尔勒曾以激发梵高的创作灵感而闻名。至今,阿尔勒城中仍然保存着梵高画作中的“夜间露天咖啡馆”、“朗卢桥”、“阿尔勒竞技场”等地标建筑。在市郊的圣雷米,游客们仍能在夏夜看到梵高著名作品《星月夜》中的梦幻星空。

第49届阿尔勒摄影节展览现场

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的主展馆就是位于阿尔勒市中心的“梵高空间”,这里曾是梵高长期居住的医院。建筑中庭的花园至今仍保持了梵高画作中的样子。摄影节在法国地中海沿岸最为宜人的夏季开幕,“这让来到阿尔勒的游客也很难说清楚,瞻仰梵高故迹和观展国际摄影节,哪一个才是旅行的首要目的。”在摄影节开幕演讲中,阿尔勒市长HervéSchiavetti表示。

本届阿尔勒摄影节以回到未来作为策展主题,着重表现过去、当代和未来之间的内在联系。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主席Sam
Stourdze表示:新时代总是突如其来地闯入眼前,摄影艺术则将这样的瞬间定格,提醒我们时代的变化。

Schiavetti介绍说,在2017年阿尔勒摄影节期间,总人口不足5万的阿尔勒迎来了全球12.5万名观众。近4年来,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的观众人数增长超过40%,同时也为本地创造了就业和商业方面的众多机遇。

日前,阿尔勒摄影节公布了今年的两项专业大奖,荷兰摄影师Paulien
Oltheten凭借《冒险中的目光》荣获年度发现奖。

阿尔勒国际摄影节董事会主席HubertVédrine表示:“摄影文化为阿尔勒创造了全新的艺术吸引力,在每个夏天让这座小城闪耀全球。”Védrine介绍说,此次亮相阿尔勒的展览,未来将会以巡展的方式前往伦敦、安特卫普和巴塞罗那。年底,团队还将赴中国厦门,筹办第四届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促成中国摄影艺术与全球大师作品的同台展示。

Paulien Oltheten

在摄影艺术中“回到未来”

《冒险中的目光》主要拍摄于巴黎的LaDefense金融区。记录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故事,该系列建立了不同人物之间的某种联系,为整个系列添加了一个虚构的元素,从而探索了公共空间中的人际关系。这是一项充满温柔和幽默的研究。

本届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以“回到未来”作为策展主题,着重表现过去、当代和未来之间的内在联系。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主席SamStourdzé表示:“新时代总是突如其来地闯入眼前,摄影艺术将这样的瞬间定格,提醒我们时代的变化。”

香港摄影师唐景锋则凭借系列作品《颜姐》摘得另一个大奖专家见面会奖,该奖项由当年100多位全球摄影艺术界重量级策展人、批评家组成的专家见面会评选而出,获奖者可直接入选下一年阿尔勒摄影节官方展览。

展览中,时代性鲜明的历史纪实照片被有意识的与当下国际形势相对应。在“美国,再度伟大”系列展览中,呈现了全球摄影大师视角下,美国二战后60年来发展历程的各个方面。在今天美国提出“再度伟大”诉求的背景下,摄影作品所表现的社会问题和国际事件构建了独特的思考角度。

唐景峰

在时代变革的背景下,普通人的生活也受到影响并随之改变。Stourdzé认为这也是“回到未来”的一个重要视角。

唐景峰的作品《颜姐》,讲述了为他们家服务了40年之久的老保姆的故事。颜姐名叫麦颜玉,是摄影师唐景锋的妈姐,在唐家工作近40年。颜姐是中国南方乡村一个穷人家的长女,没有机会上学读书,8岁的时候就要肩负照顾3岁的弟弟和幼妹的重担。
20岁左右,由于不想被迫盲婚,她决定自梳,然后到香港工作当家佣,至今,颜姐已经接近90岁高龄了。摄影师通过一系列照片回溯了颜姐的生命及其可能,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颜姐的故事将会是探究历代自梳女的起点,而这组照片也为历来未受传颂的英雌发声,使其不致被遗忘或是无视。

“顺从的幸福”是本届阿尔勒为数不多的女性摄影师个展之一,这组作品来自中国摄影师郭盈光。她用镜头讲述了自己亲历上海“相亲市场”的体悟,带给观众独特的情感共鸣。

在系列展览“业余爱好者”中,镜头记录了上世纪60年代以来普通人探索业余爱好的尝试。从健美到钓鱼等普通人的日常状态,在相纸上呈现出青涩的生活感。这与今天社交媒体上以“爱好”和“纪录生活”为主题的大量数码照片构成了有趣的呼应。

“摄影作品擅长记录过往,也是人们与当下作对比时最直观的媒介,”Stourdzé表示,“但同时摄影也在向人们预告未来世界。”在系列展览《H+》中,人的身体与机械、电子设备结合,呈现出独特形态。由MatthieuGafsou拍摄的一张照片里,一位色盲患者在科技的帮助下,借助一根从头顶吊在双眼前方的生物辅助设备,得以认知色彩丰富的世界。

市场遇冷,摄影师的忧虑和困境

四月结束的纽约春拍成绩显示,摄影艺术市场的行情目前不容乐观。春拍期间,摄影市场总成交价格与2010年经济危机时期的数据持平,各大拍卖行在摄影方面业绩均有所下滑。

拍卖市场的“不给力”也让摄影师群体产生了更多担忧。据法国马赛地区本地媒体LaProvence报道,在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开幕周期间,RaymondDepardon等多位著名摄影师联名发表了公开信提出质疑:“摄影师这个职业会不会消亡?”

Depardon表示,摄影师在版权谈判中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对于年轻摄影师而言,想要通过出售照片版权维持生计非常困难,他们需要政府的帮助。”Depardon说,媒体集团往往和大型图片社签约合作,版权费用没有真正落到摄影师手中也是问题之一。“这些都会导致摄影艺术后继无人,成为逐渐消亡的行业。”

公开信直接指向来到阿尔勒参加摄影节开幕活动的法国文化部部长FrançoiseNyssen,而Nyssen在开幕活动上也没有回避这一问题:“在法国,选择成为艺术家不应该意味着自我牺牲。”Nyssen倡导“创作者应得到公平薪酬”,但她认为实现这一理想仍需依靠市场的力量。“法国目前有27万名艺术家,身在其中的摄影师们确实没有获得公正待遇,”Nyssen表示,“要改变现状,一方面是政府要做好版权保护,对年轻摄影师提供补贴;另一方面也要激发市场对摄影艺术的购买力。”

摄影艺术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在于,高端市场几乎完全由男性摄影师主导。卫报在一篇报道中指出,考虑到近年全球女性主义思潮的发展,在挖掘和展示女性摄影师作品方面,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的表现还远远落后。据Artnet统计,在今年春拍期间,总成交价格排名前十的摄影师中,仅有一位女性。并且由于获得市场认可的女性摄影师太少,这一不平衡的趋势很有可能将长期持续。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