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账户激增玩家隐遁,投资者起诉中信建投

  信用账户激增玩家隐遁
中登要求分拆披露破解股东失真

■本报记者 吕江涛

  王丹

2015年A股市场跌宕起伏,融资融券给投资者带来欢喜或悲伤的同时,也成为券商利润的重要来源。但随着两融业务迅猛发展,券商的两融业务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特别是在去年行情大起大落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去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5家券商陷入涉及金额在千万元以上的两融业务诉讼案,都是在去年股市非理性下跌期间,涉及投资者被强行平仓的案件。

  融资融券交易日益火热,由其催生的证券公司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下称“信用担保账户”)逐渐增多。上市公司不断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数量中,这个群体占比已接近9%。

昨日下午,投资者周先生向《证券日报》记者反映,由于2015年中信建投的强行平仓行为,造成其6000万元的经济损失。周先生已经提起诉讼,案件将于今天下午开庭审理。记者从周先生代理律师处了解到,周先生以中信建投证券两融业务违规、未到通知期限就强行平仓为由,要求中信建投返还被强平的股票,价值达到1亿元。

  “大家都知道,信用担保账户体现了融资客户增加;然而,很多投资者不知道的是,其背后却隐藏着诸多‘秘密’,私募等借此避免自己公开现身股东名单,以往通过看股东变化来预判股票走势的方法也已大打折扣。”7月31日,海通证券一位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对此,中信建投证券婉拒了记者的采访。有多位证券维权律师都对记者表示,这一案件在业界引起高度关注,大家都在等判决结果。本报也将继续跟进报道。

  31日,有券商人士向记者透露,中登公司近日为上市公司董秘、证代们做培训时曾提出要求,从2013年中报开始将实行分拆信息披露工作,此举直指信用担保账户背后的“力量”。

两账户被强平

  数量续增凸显两融活跃

投资者要求返还股票

  自2010年3月融资融券实施以来,信用担保账户便在A股市场急速增长。

昨日,投资者周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自己和妻子在中信建投证券两账户被强行平仓一案将于今天下午14时开庭。据周先生介绍,2015年6月初其与妻子的两个账户开通了中信建投证券一项创新业务,共“套现”9000余万元资金。2015年6月30日,中信建投证券将上述两个账户内的股票进行了强制平仓,造成了6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威尼斯官方网站平台,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7月30日,沪深两市共有224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2013年半年报,其中,96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信用担保账户的身影,共计197次。

本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周先生的代理律师杨兆全,从律师的代理词可以看出,原告主要提出两方面的质疑。

  若以此推算,信用担保账户占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比例已达8.75%。该数字比今年一季报显示的7.84%高出近一个百分点。

一是本案所涉的融资业务不同于传统的融资融券业务,证券公司操作50ETF、300ETF的对倒交易所产生的资金,直接拨入投资者账户中,实质是被告向原告发放贷款。因为融资是由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完成,客户本人无法完成该业务。而且周先生所获得的9000余万元资金并非根据《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第一十八条规定的,只能购买证券公司规定的标的股票,而是可以随意购买任意一只股票,不受标的股票的限制。

  “虽说纳入统计的上市公司只是A股全部上市公司的1/10,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已发布半年报的上市公司多数并不是融资融券标的。按照常理推断,信用担保账户后续出现的数量可能更多”,31日,上海一家阳光私募负责人指出。

二是中信建投证券首次通知投资者强制平仓信息的时间为2015年6月29日晚10点21分,通知内容为:“请在2015年7月1日前15时之前,以转入担保物或偿还融资融券负债的方式,使您的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达到或高于150%”,但是中信建投证券在2015年6月30日上午就对周先生的账户实施了强制平仓。

  信用担保账户是两融业务催生出来的产物。简言之,就是券商在开展融资融券业务时,投资者向证券公司申请开立一个二级账户,用于记录投资者委托证券公司持有的担保证券的明细数据。而这些委托证券集合在一起,以信用担保账户的形式存在,并现身于上市公司的流通股股东名单。

周先生的代理律师杨兆全表示,原告的索赔要求是中信建投证券返还其被强制平仓的股票,昨天刚接到原告的通知,由于昨天股票上涨,这笔股票市值近1亿元。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在昨日向中信建投证券核实,对方婉拒了采访。

  “信用担保账户的激增间接反映了两融业务的活跃程度”,中信建投非银行业分析师表示,今年上半年,券商融资融券业务收入表明,其已排在代理买卖证券业务与证券投资收益之后,成为证券公司第三大主营业务。

“平仓后遗症”显现

  另据中登公司数据,今年上半年,融资融券开户数平均每月增加近13.9万户。

多家券商陷两融纠纷

  从目前现身上市公司半年报的信用担保账户所属券商情况看,除国泰君安、华泰、中信等老面孔外,广发、光大、银河等大型券商也频频现身,广发证券(000776.SZ)近来尤其活跃,已出现21次。

早在中信建投证券之前,海通证券、申万宏源等多家券商也曾因强行平仓被投资者告上法庭。

  “私募和大小非开通融资融券账户都喜欢分仓在大券商,一方面可提供融资资金雄厚,另一方面大户较多,较为隐蔽。”上述非银行业分析师透露。

今年2月25日,投资者诉申万宏源证券融资融券交易纠纷案初审开庭。投资者陈俊状告申万宏源于去年股市非理性下跌期间在强制平仓其两融账户过程中造成侵权,要求赔偿直接经济损失5500万元和预期利益损失4500万元,合计人民币1亿元。

  便利股东融资持股结构失真

今年2月20日,福建省证监局对兴业证券发文称,公司在2015年7月7日融资融券强制平仓操作出现差错,导致客户信用账户股票的实际强制平仓数量远超过应当平仓数量。7月8日,又未经客户同意直接在客户信用账户进行买回操作,违反了《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内部控制指引》。因此责令公司在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期间,每3个月对融资融券业务进行一次内部合规检查。光大证券在其2015年年报中也披露,今年1月26日公司收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案由为融资融券交易纠纷,诉讼标的3939万元。

  广发证券上海某营业部经纪业务经理齐健告诉记者,对于两融标的股,在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信用担保账户,一般是融资与可充抵保证金的总和,虽然融券并不反映在该账户中,但是依然很难判断该账户是否全为单纯融资买入还是持股者充抵保证金以及这两者的比例。

近期另一例影响比较大的两融方面诉讼所涉及的券商是海通证券。2014年,海通证券为个人投资者荣某开立了两个融资融券交易账户,一个是普通的个人信用交易账户,另一个是通过证券公司定向资管计划开立的信用交易账户。去年荣某以秦川机床765.82万股作为担保品,分别融券卖出50ETF、180ETF及300ETF。然而,因荣某信用账户的维持担保比例不足130%且未能及时补充担保品,荣某持有的237.73万股秦川机床被海通证券分10次强制平仓。

  这意味着,从单个证券公司信用担保账户持股量增减中,很难判断出该类资金是看多还是看空。

对于今年以来中信建投证券等券商所涉及的一系列关于两融业务方面的诉讼案,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历键律师表示,法律界也高度关注,大家都在等判决结果。河北功成律师事务所薛洪增律师也表示,没有看到具体材料之前不好点评,这类诉讼的关键在于法庭对券商两融业务是否违规的认定,如果券商的业务完全符合相应的流程,投资者就不会获得赔偿。证券日报

  他说,信用担保账户的一个主要功能就是投资者将手中暂时不用的股票抵押给券商,以获取资金投资其他融资标的股票。因此,目前,不少上市公司私募股东和个人股东,已通过这种手段将股份作为担保品,抵押给券商融资。

  此前,美欣达(002034.SZ)发布的一则股东减持公告就证明了这一点。

  公告称,公司股东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周晨,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214.91万股。但是,记者发现,该公司当期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并无周信钢的名字。对此,美欣达特别注明,国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就是周信钢和周晨质押股票融资的账户。

  此外,今年3月,万通地产(600246.SH)公告,第一大股东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28日和3月15日,分别将1200万股和6000万股作为担保品划入信用账户,但当时还未做融资交易。

  “信用担保账户大面积出现,已经让公开显示的上市公司股东结构严重失真”,齐鲁证券资深投顾于伟指出,以前,他们给客户推荐股票时,都会提及这只股票流通股股东的进出情况,指出谁看好谁看空,但现在这个指标基本没用了。

  “有的上市公司如苏宁环球(000718.SZ)第一大流通股股东即为此类账户,而若以此来推断公司已经易主,岂不成了大笑话。”于伟说。

  他还透露,现在有不少私募等机构为了不现身于公开的财报引起注意,往往会在即将披露财报前,有意将股票抵押给所在券商。只要在当期财报截止的最后一天,通过将所持股票全部抵押给券商进行融资便可规避上榜,也有的私募即使不融资,也干脆就在信用担保账户中操作。

  “玩家”遁入其中有猫腻

  信用担保账户的“隐蔽性”为不少资本玩家提供了玩弄资本的平台。

  日前,原博时精选基金经理马乐的老鼠仓事件震惊资本市场。据称,他与之前曝光的涉及老鼠仓的基金经理不同的是,不仅涉案金额巨大,且手段更加隐蔽,涉案的10亿元账户很可能就是借助信用担保账户这个“工具”。

  信息显示,在博时精选曾经的持仓股中,与银河证券等多家券商的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重合,金额也相对较大。

  “其实,在公开信息上,上市公司股东是以信用担保账户出现,但在证监会、交易所等监管部门看来,背后的持股者仍是无所遁形”,有券商人士指出,只是有些不惜铤而走险玩弄资本的人存有侥幸心理罢了。

  7月31日,有券商人士表示,“预计不久之后,该类账户就会分拆披露,按照普通证券账户持有的股数单独拿出来统计和公告。”

  不过,至目前为止,记者尚未发现有上市公司将证券担保账户分拆披露的迹象。

  31日,一家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告诉记者,他也听说有这方面的说法,需要上市公司向中登公司提交申请,但没听说监管上强制。

  实际上,信用担保账户也是大资金拉抬股票吸引散户跟风使出的障眼法。

  例如,兴蓉投资(000598.SZ),它是至目前中报显示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信用担保账户最多的,第二至第十大流通股股东均为信用担保账户。

  今年4月,该公司披露的一季报曾因有6个信用担保账户的流通股股东而“名噪一时”,被认为是有大户融资买入的标的。事实上,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股大幅上涨逾40%。

  然而,二季度,特别是除权除息后,该股股价迅速跌去20%。其间,该公司股东户数迅速增加,明确显示不少散户追了进来,现如今已几乎全部套牢。

  “目前,信用担保账户的持有人几乎都是个人投资者,而机构账户则多数归私募所有。”一位上市券商资产管理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