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金通用陈伟,基金创新题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姜隆

  导语

style=”font-family: KaiTi_GB2312, KaiTi;”>  余额宝的诞生,让天弘基金在2014年一季度实现完美逆袭,坐上基金业老大的宝座。在业内看来,2014年掀起的事业部制改革风潮,将颠覆2015年基金业的竞争格局。

style=”font-family: KaiTi_GB2312, KaiTi;”>  “现在的趋势是大中型基金公司优秀的投资人才外流,他们不是流向私募,就是流向类私募体制的公募平台。”2015年伊始,一位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优秀人才的流动轨迹,代表的是机构资金的流向。

style=”font-family: KaiTi_GB2312, KaiTi;”>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4年末,规模排在前二十名的基金公司,近期普遍面临投资总监、明星基金经理等两位以上投资骨干离职的问题。

style=”font-family: KaiTi_GB2312, KaiTi;”>  这批基金经理职业生涯的下一站,大多数是私募行业,但有一部分是类私募体制的公募平台,如中欧、前海开源等基金公司。

style=”font-family: KaiTi_GB2312, KaiTi;”>  “保险、财务公司等机构买基金重点是看基金经理,而不是看平台。一旦基金经理离职,我们就赎回基金。”一位保险公司负责基金组合的投资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明星基金经理纷纷跳槽至小基金公司,2015年会有一批小公司实现规模迅速“长大”。

  自2014年9月起实行事业部制度之后,国金通用基金公司近日又迎来一次投研管理层面的重大调整。中国基金报记者获悉,公司打造的量化投资平台正式开始启用。国金通用量化投资事业部总经理陈伟对本报记者表示,量化投资平台将极大促进量化投资业务的发展,未来将成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本报记者 卢远香 深圳报道

  平台机制有益补充事业部制

  小公司选准突破口

  2014年以来,公募基金公司迎合市场变化推出事业部制度、工作室制度等等,以更好地激励核心投研人员。本报记者从国金通用基金了解到,早在2013年初,国金通用基金就在其专户子公司千石资本实施了事业部机制,2014年初在其销售子公司国金财富复制该机制,2014年9月起又在基金公司的各条业务线上全面实施了事业部机制。“契约精神在其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实施事业部机制两年来,公司向业务团队完整兑现了相应的激励,同时也收获了不少成果。”陈伟表示。

  当日历翻开2015年新的一页,2014年基金业年终规模排名战已然结束,一批中小基金公司的行业排名逆势提升。

  记者了解到,事业部制虽然好处颇多,但在实施时也存在一些潜在问题。特别是当一家公司内有多个并行的投资部门时,“单纯的事业部机制分散了公司有限资源,难以发挥公司的综合优势。”陈伟认为,事业部机制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中欧基金[微博]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254.6亿元,相比2013年底115.2亿元的规模增加139.4亿元,增长率达到121%。同时,中欧基金在行业的排名由2013年末的47名提升至2014年的40名。

  陈伟表示,量化投资平台一方面可以提高非投研工作的效率,降低事业部的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也可提高投研管理质量,降低管理风险,这就是量化投资平台的创建初衷。

  就绝对数值而言,中欧基金的排名只提升7名,但代表其在行业所处的位置由后1/2提升至行业前1/2。

  领先打造量化投资平台

  2013年末,中欧基金管理着115.2亿元资产规模,在73家基金公司中的排名是第47位,这在行业的分位数占比是60.25%。2014年末,基金业共有94家公司,中欧基金排在第40位,行业排名占比升至42.55%。

  “目前已有的投资平台主要服务于传统的主动、价值投资,还没有专门针对量化投资业务的平台。基于对量化投资前景的良好预期,国金通用基金希望打造专门服务于量化投资、具有自身特色的平台,通过各种机制建设,吸引量化投资领域最优秀的人才入驻设立事业部;通过量化投资平台的各种基础服务,助力事业部快速、稳健地发展。”陈伟表示。

  中欧基金是2014年小基金公司实现规模突围的代表。此外,前海开源、国金通用等一批小基金公司,均在2014年实现规模增长和排名提升的上升态势。

  量化投资平台将提供一站式基础服务。基金公司一直都有最完备的各种投资管理基础服务,包括资本引介、品牌企宣、产品创设、交易执行、运营支持、风控合规、投后管理、综合管理等。量化投资平台将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升级——提供一站式服务,从而让投资事业部可以更简单、更轻松地享受到公司的各项基础服务,并专注开拓其核心业务。

  据wind数据,前海开源基金2014年管理的资产规模是25.3亿,在94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排名第72位。而2013年末,其管理的资产规模只有1.3亿,在78家公司中垫底。

  量化投资平台还将针对量化投资提供专业服务。量化投资的业务特点是程序化运作,这是一把双刃剑,投资管理一旦出现漏洞,后果很严重,因此,量化投资在完成前期的策略开发后,如何在实盘中复现策略尤为重要。陈伟表示,平台已引进系统架构的专业人才,可为事业部的个性化需求定制相应的量化系统,而且平台还将协助事业部优化业务流程,使之规范化、精细化、自动化,以满足业务快速发展中遇到的多产品管理、大规模管理等复杂情形。

  国金通用基金管理公司2014年末管理资产规模是68.1亿,在基金业排第60位。2013年年末,其资产规模只有3.1亿,在78家公司中排名第76位。

  平台也是人才孵化中心

  上述几家基金公司的共同点在于都是行业小公司,2014年逆势突围的路径均是在公司内部推行事业部制改革。

  对于平台来说,量化投研人才是关键。陈伟表示,平台在初期甄选量化投资团队时,首要考察的是人才自身的优秀程度,同时兼顾投资风格、投资策略的多样化,同时,平台也是量化投研人才的孵化中心,潜在的人才通过产品、投资数据库、交易执行、策略研发等历练之后,可以输送到投资事业部,既能解决可能存在的人才瓶颈问题,也极大拓展了平台员工的职业发展路径。

  “基金业传统的体制是大而全的投研体系,基金经理只是一颗螺丝钉。但在事业部制模式下,基金经理的角色是公司合伙人,可以参与管理费的分成。”一位在基金业从业10年的基金经理李林(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事业部制运行模式中,基金公司相当于类私募平台,其激励机制更有吸引力。

  平台将采用扁平化的事业部构架模式,“让听得到炮声的人来决策”,以提高决策的效率,更好地捕捉市场机会。分配制度的建立也会充分考虑激励性因素,将采取收益比例动态递增的分配机制,业绩表现好的事业部的提成比例会逐年提升,最高可达70%,同时还将建立股权共享机制,公司将与业绩长期稳定的事业部负责人分享股权。

  记者了解到,中欧、前海开源、国金通用等小基金公司推行的事业部制改革,运行机制是基金公司搭建研究、销售、产品等团队,负责产品设计、销售、清算、研究等中后台业务。

  公司的投研能力会随着人员流动而变化,量化投资人员的核心策略又相对比较封闭,如何保障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陈伟表示,量化投资策略固化在程序代码中,容易被复制,针对这个特点,国金通用基金量化投资平台会为每个事业部单独设立服务器自行管理。

  而基金公司核心的投资人才则采取事业部制运行模式,由优秀的基金经理担任事业部的合伙人,他负责招聘两三位研究骨干,为其提供研究支持。在基金公司内部,不同基金经理领衔的事业部,采取独立核算、自主管理、平行发展的模式。

  “公司核心竞争力不是源自具体某个投资策略,而是来自投资平台对投资事业部的吸引力,包括各种机制、品牌,以及平台对事业部的支持力度。”陈伟表示,国金通用基金目前已有2个投资事业部入驻平台,今年计划增加至5个,并随着平台的成熟逐年增加。

  据记者采访,不同基金公司的事业部制分成比例略有差异。中欧基金平台上,事业部团队可以获得40%的管理费收入,而前海开源基金事业部团队拿到的管理费分成比例是30%。

  事业部制风潮

  2014年基金业掀起的事业部制风潮,最早出现在2013年底。而首批试水的基金公司就是上海的中欧和地处深圳的前海开源。

  其中,中欧基金先后建立5个不同策略和风格的事业部小组,如周蔚文领衔的行业精选组、苟开红带领的基本面选股组、刁羽领队的固定收益组、曹剑飞掌舵的成长策略组等。

  2014年末,中欧基金迎来第6位事业部合伙人——原华南一家公司的明星基金经理刘明月,其曾被海通、招商等券商评为三年期金牛基金经理及五年期权益类投资十佳基金经理。

  “中欧基金第7和第8个事业部的负责人已经敲定,近期很快就会到位。”一位接近中欧基金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两位均来自北京的公募基金,都是五年期业绩优秀的长跑型选手。

  “我们现在的事业部负责人都来自公募。但2015年还会有其它资管行业的优秀人才加盟,他们来自券商资管或者是保险等其它机构。”一位中欧基金的投研人士向记者表示。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小基金公司,前海开源通过股权激励、事业部制等模式吸引了大量投研精英加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截至2014年末,前海开源投研团队达30余人,基金经理人数就接近20人。其中,由同行跳槽而来的基金经理有原南方基金投资总监王宏远、原中信证券自营部高级投资经理罗大林、原长盛基金[微博]金牛基金经理刘静、资深基金经理丁骏;原南方全球精选基金经理曲扬等。

  2014年下半年以来,事业部制改革成为基金业的一股新潮流,九泰、国金通用等小基金公司,均采用事业部制的模式招揽人才。

  其中,2014年获批的九泰基金更是在成立之初即打出“股权激励+事业部制”的招牌从泛资产管理行业招揽人才。其中,总经理王学明、督察长王彦斌分别是原信达澳银基金副总经理和监察稽核总监,投研负责人吴祖荛和专户投资总监赵胜利均来自银河证券。

  在“股权激励+事业部制”运行机制下,小基金公司不仅招揽业内优秀投资人才,也聚拢一批研究实力较强的资深行业研究员。

  “事业部模式讲究的是小而精的高效研究平台,研究员由担任事业部合伙人的基金经理招聘,由基金经理负责支付工资及奖金。”李林说,在传统的公募平台,研究员服务十几位基金经理,年收入为三四十万元。而在小公司的事业部平台,无论是保底收入和奖金都大幅提升。

  记者注意到,2014年有不少研究员从大型基金公司、券商研究所跳槽到小基金公司平台。

  例如,原南方基金首席研究员王霞、研究组组长邱杰,原中信证券机械、军工新财富明星分析师薛小波,原汇丰银行(德国)股票研究所及投资银行部副总裁谢屹等,纷纷加盟前海开源基金。

  快速突围捷径

  2014年下半年以来,事业部改革在基金业的小基金公司不断被复制。在业内看来,这是中小基金实现快速突围的捷径。

  “这是突围的捷径。”一位由大型基金公司转到小基金平台的基金经理陈锋(化名)指出,优秀的投资人才是稀缺资源。小基金公司只要能挖到长期业绩突出的基金经理,就能在短期内实现规模的迅速增长。

  据记者了解,小公司选择事业部合伙人的要求是基金经理要有5年投资经验,三年期、五年期业绩排在行业前1/5,在保险、财务公司、券商等机构中有良好的口碑。

  “我们在选拔基金经理时,首先看他的过往业绩和机构持有的比例,再到保险等机构渠道做尽职调查,了解他在不同阶段的操作情况和机构的评价。”某基金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事实上,险资等机构的认可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基金公司规模增长的路径和成本。

  “优秀的基金经理在银行渠道发行产品,可以募集到比较大的规模。但是,走代销渠道的发行成本比较高,约70%的管理费要分给销售渠道。”陈锋介绍,与此不同的是,机构申购基金走的是基金公司直销渠道,销售成本非常低。

  “股票型基金收1.5%管理费,走代销渠道时,基金公司最多只能拿到0.8%。但走直销渠道,可以拿到1.5%。”陈锋说,机构以直销渠道购买的股票型基金,可以实现管理费收入最大化。

  率先在2013年末推行事业部改革的中欧基金,充分体现机构占比逐步攀升的特点。2013年末,机构投资者持有中欧旗下基金份额的占比为57.1%。2014年三季度末,该数字提升至73.8%。

  中欧基金的产品结构显示,旗下有17只基金,其中,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的数量分别有6只和4只,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119.82亿和79.74亿。这意味着其权益资产规模达到199.56亿,占总规模的比例达到78.38%。

  “权益资产给基金公司带来的管理费收入最高,是实实在在的肌肉,没有水分。”上海一位基金经理举例,机构走直销渠道认购30亿规模的股票型基金,给基金公司带来的一年管理费收入就是4500万元。根据4:6的分成机制,事业部团队可以获得1800万元的管理费收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