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Peel博格的电影,头号游戏发烧友

图片 3

  等我坐进影院准备观赏《头号玩家》时,这部“超燃”巨制已经被玩成了“大家来找梗”:电影中致敬经典影片的场面被逐帧找出比对,镜头中一闪而过的游戏人物被一一用红色圈出标识,插曲和背景音乐涉及的老歌金曲全部拉列歌单。《闪灵》《异形》《公民凯恩》,金刚、劳拉、Hello Kitty,比吉斯、杜兰杜兰、迈克·杰克逊……一众游戏玩家和影迷对片中埋下的致敬上世纪80年代流行文化的上百个彩蛋如数家珍。正如原作者恩斯特·克莱恩对影片中所呈现的虚拟现实游戏世界“绿洲”的描述,电影《头号玩家》也“犹如一只终极玩具箱,装满来自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玩具,配以由史上首屈一指的导演打造的超炫动作戏和过瘾冒险”,让很多人一刷再刷、欲罢不能。

近日,随着电影《头号玩家》于2018年3月30日在中国内地与北美同步的上映,电影《头号玩家》成为了近期大家热议的一部电影。电影《头号玩家》自上映以来,在豆瓣,淘票票,猫眼电影等众多平台上都罕见的打出了将近9分的高分,真可谓是口碑炸裂。

  只是这只超豪华终极玩具箱,看上去却是一只古董箱。离开VR游戏平台的设定,无论是平凡少年打败资本巨头顺便赢得爱情和友情的故事大纲,猜谜闯关、寻宝打怪的情节设置,还是凝视过往、勇于争取、勿忘初衷的“通关攻略”,以及花样百出的特效技术、激动人心的动作场面,无不是好莱坞大片的传统“标配”。就连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对虚拟与现实的思考,在《西部世界》《黑镜》等大开脑洞的影视作品映衬下,也显得平淡无奇。之所以收获一片“燃爆”“炸裂”的赞誉,显然是因为:斯皮尔伯格在这只旧箱里压满了一箱昔日“玩具”——上百个花费巨大时间、精力和经济成本买下版权的彩蛋,使一只古董旧箱变成了一代游戏玩家和影迷眼中的无价宝箱。对这部分观众而言,电影《头号玩家》所打造的怀旧乐园,正如影片中吸引着万千玩家的“绿洲”,缤纷绚烂而令人沉迷。

图片 1

  影片中,男主人公韦德·沃兹面对崩坏的现实世界无力而迷惘,“不因出走何方迷失,而因无处可去迷失”。他在“绿洲”的世界里流连,在虚拟现实游戏里努力找回安全感和掌控感,以此逃避对真正现实的不满、焦虑和恐惧。在闯关寻宝的过程中,他不仅得到了财富,更实现了价值、结交了朋友、收获了爱情,还与偶像——“绿洲”的缔造者哈利迪进行了心灵的沟通。他不再是那个沉溺虚拟世界的孤单少年,而终于学会了回归现实、正视现实。

图片来自网络

  逃避现实的动机、获取安全感的需求,以及对消解孤独的渴望,这正是人们热衷怀旧的三大原因。对于那些激动的游戏玩家和影迷来说,斯皮尔伯格就是哈利迪,他为他们打造了精美绝仑的怀旧“绿洲”。影片中出现的那些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歌、打过的游戏,似乎为曾经孤独而美好的岁月赋予了新的意义。在青春记忆的滤镜下,那些昔日“玩具”都放射出万丈光芒,照亮了当下生活里一颗颗焦灼而疲惫的心。观影过程中,每一次辨认出彩蛋都能获得一种“被懂得”的安抚,每一次与邻座人同声欢呼都能获得一种“找到同类”的庆幸。当影片最后,哈利迪说出那句“谢谢你玩过我的游戏”,他们热泪盈眶,纷纷留下影评,在向斯皮尔伯格致敬的同时,也由衷发出心底感言:“谢谢你拍出这部电影。”

禁不住对电影《头号玩家》的好评,看了IMAX版的这部长达140分钟的电影,看过之后发现电影《头号玩家》是一部典型的好莱坞商业科幻冒险大片,但不得不承认斯皮尔伯格这位美国大师级的导演竟然在能在72岁的年纪拍出一部视觉力,想象力超级酷炫的的科幻冒险电影《头号玩家》,真的让人感慨不愧是大师斯皮尔博格的作品。

  从这个角度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部电影在一些人眼中是“一锅好莱坞大杂烩”“一部流行文化拼贴簿”“一场浮皮潦草的IP堆砌”,在另一些人眼中却是“一封深情浪漫的情书”“一部上世纪80年代流行文化编年史”“一场超级复古轰趴”。正如高达大战哥斯拉的高潮场面对一些人来说可以排进“有生之年系列”,对另一些人来说却不过是“关公大战秦琼”的翻版。电影《头号玩家》可能只装了一箱古旧玩具,它之所以对某些人来说无比珍贵,是因为这些玩具曾陪伴了他们一路成长。斯皮尔伯格曾说过,一部电影可以是一个使命。如果《头号玩家》的使命是要为一代游戏玩家和影迷打造一个怀旧“绿洲”,那么它做到了。

图片 2

  文/李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4月10日 08 版)

图片来自网络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美国电影导演、编剧和电影制作人。他拍摄了很多经典影片:既有《大白鲨》、《ET》、《夺宝奇兵》、《拯救大兵瑞恩》这些振聋发聩的商业力作,又有《紫色》、《太阳帝国》、《辛德勒名单》这样散发着浓郁艺术气息的佳品,还有《人工智能》、《少数派报告》这样领风气之先、玩高科技制作于股掌的时髦作品,斯皮尔伯格已经成为了当今美国电影的标签式人物。而由他指导的最新电影《头号玩家》一经上映,又好评如潮,再一次印证了其在在全球观众中的地位。

电影《头号玩家》根据恩斯特·克莱恩的同名小说改编。影片《头号玩家》的背景设定在处于混乱和崩溃边缘的2045年,现实世界令人失望,人们将救赎的希望寄托于“绿洲”游戏,一个由鬼才詹姆斯·哈利迪一手打造的虚拟游戏宇宙。在那里,想象力主宰一切,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哈利迪弥留之际,宣布将巨额财产和“绿洲”的所有权留给第一个闯过三道谜题,找出他在游戏中藏匿彩蛋的人,自此引发了一场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当韦德·沃兹成为首位解出第一道迷题的玩家,他和他的朋友们不可避免地卷入了这场奇遇和凶险共存,波澜壮阔的寻宝之旅——为拯救“绿洲”,也为拯救世界。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电影《头号玩家》开篇很是简单,一个在2045年居住在美国某一城市贫民窟的18岁男孩韦博每天沉迷于虚拟游戏“绿洲”中,为了获得哈利迪的巨额财产和“绿洲”游戏的所有权,不仅韦博这样,所有的游戏玩家都沉迷于此。接下来电影《头号玩家》带我们走进了虚拟的“绿洲”游戏世界,在这里斯皮尔伯格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绝美的视觉体验,影片中韦博为了拿到闯关游戏的三把钥匙不断的寻找各种线索,而在这个虚拟的“绿洲”游戏中,电影的诸多场景、人物角色,背景音乐几乎囊括了20世纪80年代到2000年年代这二十多年里电子游戏、桌游、动漫、摇滚乐、流行音乐、致敬经典电影人物。你会发现无论你是电影迷、音乐迷、游戏迷,这都是一部让80后、90后感动到落泪的记忆宝藏。很多人在观影过程中不断为斯皮尔伯格为我们带来的彩蛋惊喜不已,可以说电影《头号玩家》是一部整场都是彩蛋电影的合辑,很多人为了找寻自己的童年记忆不停的去影院二刷、三刷这部电影,从这一点来看,斯皮尔伯格的这部电影打的是情怀牌。

虽然电影《头号玩家》的故事比较老套,讲述的是屌丝逆袭,在成功解锁游戏关卡的同时收获了爱情和友情,并获得了巨额财产,实现了人生的完美逆袭的故事。最后影片还顺带升华了下主题告诉我们:现实再痛苦,也只有在现实中我们能吃到一顿饱饭。同时也引发我们的思考:科技与现实的关系,VR科技的发展会使人更加忽略现实。一部商业电影能够我对社会,现实,情怀,笑点泪点,科幻,游戏,脑洞,完全兼顾已经堪称完美了,更何况这部电影又是斯皮尔伯格打的一手情怀牌、致敬经典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