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南星个展只有7幅画却没人愿意错过,大艺术家

图片 10

图片 1谢南星“香料“导览现场,图片:UCCA

谢南星,1970年出生于重庆,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成都两地。其主要个展包括:“无题三种”;“谢南星绘画展”等。他的作品也曾在第12届卡塞尔文献展、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等重要艺术展中展出。

  两年时间,7幅作品。论“慢工出细活“,谢南星当之无愧。3月17日在尤伦斯艺术中心开展的个展“香料”,被涂抹成绿色的展墙串联了三个展厅。一场东方当代艺术家与西方古典艺术的“搏斗“,就此开场。

艺术家谢南星,在2018年3月16日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用绿色唤醒了北京的春天。

  “如果在画画之前没有整体设想,在面对一张空白画布的时候我是不会画画的。我不断地更新画面,最后让它的变成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但是却可以细细地交谈。“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谢南星

除了展厅里红色的消防栓和地面以外,举目可及处都是怯生生的绿色€€€€展墙、过道、展厅里的长凳,甚至连开关都不能例外。“薄荷绿?牙膏绿?感觉都不对。有的人看到可能会想到七八十年代的绿色帷帐。其实也不是。”游走在展厅里的谢南星说道。

图片 2谢南星,《香料No.3》,布面油画,300x 220
cm,2016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谢南星重新迷上西方古典艺术之作,是在两年前的欧洲之行途中。他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慢慢消磨时光时,发现自己在走出校门后,已久未研究西方古典艺术。“这系列作品就像一场游记。“谢南星笑道,“从威尼斯画派的作品,可以看到当时威尼斯作为港口贸易的场景。因此这次展览以‘香料’作为题目,我觉得我可以‘香料’提出来,把贸易省掉,还是与交换有关。”

于此次展出的艺术家7幅新作以带有实验性质的绘画语言探索美的形式、时间、欲望、死亡等基本母题。几种古典绘画中常用的颜色被混合,使得原本独立鲜明的色彩在不合常规的调配之后呈现为一种稠密、阴郁而神秘的状态。

  延续谢南星一贯神秘的风格,空旷的展厅像是一片尚未被发掘的遗迹,正静静等待着观众踏入。每张作品仅以序号命名,几种古典绘画中常用的颜色被混合,展墙上大幅独立鲜明的色彩“香料“,却并无欢快之感,反而呈现出一种阴郁的状态。

人物形象被简化为或明丽或暗沉的色块,人物之间的动态关系则以古典绘画中常见的构图形式和具有指示意味的概括性线条暗示。然而,与艺术家此前的创作相似,他无意在自己的画作中提供某种完整的叙事,也因此邀请观众自行决定观看方式。

图片 3谢南星,《香料No.1》,布面油画,220 x 300
cm,2016

这是他第二次将展厅的墙涂成了别的颜色。之前是在2015年的冬天,他把麦勒画廊的墙涂成了红色。

  “香料“的开篇之作以一场著名的“强奸”开场。公元前509年,罗马帝国由于一个女孩不堪受辱的自杀事件,激发变故,才改变制度变为共和国。这个故事也由此成为西方艺术家经久不衰的创作主题,而这次在谢南星笔下,只隐隐勾勒出两个人形——凶恶的男人和被推倒在地的女人。画面明亮的蓝绿色仿佛一根若有若无的弦,为我们弹响百年前的罗马之曲。

“冬天要让观众感受到热情,温暖,红色是要把雪点热了。春天来了不要太燥,绿色稍微平静一点,生机盎然。”
这个问题被他用很性情的一句话就回答了。

  往前走,是“香料“系列中最大尺幅的二联画《香料No.6》。左右画面却迥然不同,左边仿佛推门进入了一家挂满衣物的洗衣店,画面正中,一个人被赤裸裸地扔进了正在工作的全自动滚筒洗衣机,肢体散落到地面滴答滴答的水渍上。而右边画面却简洁明快,白色画布上随意抹着几处色彩。东门杨在解读本件作品时谈道,“谢南星的意图是脱下古典画作的外壳,画面左边的混乱与右边的宁静形成对比,表示谢南星关于古典的细思,从杂乱纷杂,最后归结到天真纯净。”

“青春残酷”的误读

图片 4谢南星,《香料No.6》,布面油画,220 x 380
cm,2017

这样的性情,可能与他是川渝生人有关。谢南星是重庆人,1970年生。96年从四川美术学院的版画系毕业。那个时候他去成都一个小酒馆,也就是在赵雷那首《成都》的“玉林路”里,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四川甚至是西南艺术家据点的小酒馆。

  而对谢南星来说,每幅作品都需要“全力对付“。他通常白天工作,晚上灯光发冷,可能会使画面的色彩改变。在创作《香料No.2》时,艺术家一时没想好该用什么颜色,索性全混到一起,出人意料地成了一块“水泥灰”。远远望去,画布上没有明确的信息,细看却是对“三个金苹果“这一经典故事的致敬。谢南星谈及本次的创作实际上是一种组合,“每幅作品都有其独立的主题,欲望、性、死亡、教育……从个人的角度来处理跟古典绘画相关的问题。其实也是我经过杜撰和想象,真实的印象混在一起加上自己的一种看法,这么一种启发式的组合。”

成都小酒馆

图片 5谢南星,《香料No.2》,布面油画,220 x 300
cm,2016

酒吧是张晓刚出资创立的,名字是沈晓彤取的,logo是邱黯雄画的,设计是刘家琨做的。不喝酒的周春芽买过很多单,何多苓、何森、张晓涛、谢南星在此把酒言欢。你还能在小酒馆的宾客名单上找到更多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名字:栗宪庭、叶永青、方力钧、岳敏君、毛旭辉等等。

  “戏谑性“一直是谢南星独有的幽默。观看时不难发现艺术家刻意在画面中给出线索——《香料No.3》中画成拼贴效果的鹦鹉带有目的性,似乎在隐喻每个画家都有鹦鹉学舌的时候;《香料No.4》中一个个墓碑隐射艺术圈人士互换的名片,画面后方母亲正追着儿子,中间撕碎的名片形成了戏剧般的冲突;《香料No.5》右上方的电子时钟,似乎是将古典与现代联接的必要证物,其被刻意抹去的痕迹,欲盖弥彰又令人不安。

《十个白扮像 》,1997,150 x 130 cm,布面油画150 x 130 cm

图片 6谢南星,《香料No.4》,布面油画,220 x 300
cm,2017

毕业不久后谢南星就创作出“令人讨厌的寓言图像”系列,并在批评家朱其随后策划的展览《青春残酷绘画》上崭露头角,这些画作以年轻人的身体和一些血腥的符号为描绘对象,以视觉上的戏剧性让人产生心理上的压迫感和被害感。1998年之前以年轻人的身体和生活状态为刻画内容的作品往往被归纳在一种“青春残酷”的命名之下。

  “香料“系列呈现出谢南星对西方古典绘画的重新思考,其画面并没有与古典画作直接对应,而是融如其他素材,以当代手法呈现。很多观众努力在作品中找寻的影子并不存在,好比大多人看到最后一张,都大呼“这幅作品灵感来自达·芬奇《最后的晚餐》!”谁知这个想法又落入了艺术家的陷阱,“晚餐上的阴谋,在西方古典绘画里是比较常见的题材。我只是描绘了这个场景,无须解读哪张画被我拿出来做了研究。“

但就像此次展览的标题“香料”一样,以谢南星个人眼光来看,这样的标签也代表着某种角度误读。

图片 7作品草图。图片:UCCA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香料“系列添加的古典意象之间的关联众多,而观者往往会自然断掉与现实的联想。艺术家对此并不建议,“艺术史中大量的素材都源于现实,不能割裂来看。我这次创作过程的感受,就像小时候临摹字帖,在临摹过程中会觉得与书法家建立了联系。”

“香料”代表着谢南星对西方艺术史带有个人色彩的误读€€€€十五世纪末期,航海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将自己发现的实为美洲的大陆误称为“印度”,而某种不知名的加勒比树皮则被误认为来自印度的“香料”桂皮。

  谢南星希望当观者看到这些画时,会满脑子寻找已有的知识和经验,却很难找到对应关系。它像一个病毒,始终让人觉得困惑。他把“香料“系列称之为一次“遭遇
”,“这个遭遇甚至和我以往的作品有一些联系,但是也没有太多关系,对我来讲很特殊。毕竟这一次做一个开年的展览,做一个特殊的、与交流有关的展览恰逢其时。“

对于“青春残酷”谢南星也曾表示道。“其实‘青春残酷’也只是批评家提出来的一种归类。我最早开始画这个题材,与观众的参与和交流是有关系的,我当时想能不能画出一种也许让观众感受到不适的画面来,从而受到震动。”

  artnet x 谢南星

那可能是谢南星唯一处在标签下的时期了,之后谢南星的创作多变,始终处于不断的自我更新与颠覆过程之中。

图片 8艺术家谢南星

《无题》 2014,150 x 190 cm,布面油画150 x 190 cm

  近两年完成了7件作品。20余年的绘画经验,为何仍坚持“慢产出“?

母亲生前拍摄的一些花卉,盆栽的照片,他通过相机翻拍,再绘画,再用DV拍摄绘画、播放,然后继续用相机捕捉屏幕的画面,获得他最终要画的内容。这时的对象已经和原始图像相去甚远,成为一片混沌的色彩。

  我个性比较慢,创作需要时间慢慢熬,就像煮粥一样,需要很多“佐料“。完成一幅作品是很多思考和行动的综合,需要有一个灵感或一种指引,不然使不出“武功”。

《肖像No.1》,2012,120 x 160 cm布面油画

  画家处理一个画面,会遇到很多冲突。是否可以谈谈创作“香料“这一系列印象最深的“冲突”?

他为女朋友创作肖像作品,画面表现的却是她的驾车风格:一辆破败的汽车惊吓一只路过的狗,只剩下一个车灯射出的光束上写着:“独眼龙勇闯黑桥”几个大字。

  冲突始终存在。从开始构思到对画布“下手“,早在想象中画了无数次,每个部分想得非常清楚。这件作品已经很完美了,但在面对白布时,却还是忐忑,是一种与画面搏斗的过程。艺术家一直在和一个庞大的队伍——历史、同行、假象的观众等搏斗着。

《三角关系》2013,221 x 152 cm,布面油画布面油画221 x 152 cm

图片 9谢南星“香料“导览现场,图片:UCCA

在观看一幅弗洛伊德的作品《The Artist Surprised bya Naked
Admirer》时,谢南星对作品产生了误读。画面中,一个裸体的女模特望着画家,而画家则在望着描绘这一场景的画布,谢南星认为这是女模特在渴望专注于绘画的艺术家留意到她,而艺术家所要表达的主题其实是€€€€异性宠爱。基于这一误读,谢南星创作了《三角关系逐渐移动》这一组作品。

  这批探索自身创作与欧洲艺术史和图像研究之间关系的新作,您在创作过程中有什么心得?

《三角关系逐渐移动No.2》2013,布面油画,220 x 220 cm220 x 220 cm

  虽然作品主题是公共性的,仍是以私人化的角度去呈现。我对基督教、西方历史并没有很深入地了解,算是一种游客的观看。对西方古典绘画时一种印象式的表达,几乎每张都是杜撰而来,在展厅也可以看到一些草图。创作时会得到很特殊的体验,既不“真“也不“假”。

这是看起来完全抽象的画面,因为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是将一块画布上放置另一块画布,并在这幅画布上进行具象的描绘,当上一层的颜料渗透到下一层时,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点状痕迹,而展出的就是下面那一张看起来非常“抽象”的作品。

  您是版画系出身,创作训练讲究多样性。您认为这是否是在多年艺术生涯中,习惯性转变作品风格的一个原因?

但在如此多变的风格之下,谢南星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低产画家”。作为一个每年只能完成5到6幅作品的画家,他却说画家不能太“懒”。这是为什么呢?YT在此次UCCA谢南星个展开幕时期,专访了艺术家谢南星,听他讲此次的“香料”个展以及他为何保持“低产”创作频率的原因。

  肯定有关系,版画的创作习惯从骨子里影响了我,所以很难一个风格“画到低“。对我来说,转变作品风格等同与寻找一种拓展,这样在回头看之前作品时,相当于在自己的“武器库”多了一些储备。现在回头看的话,要从最早的作品开始“消灭“,呈现出成熟体面的形象。有时会对多年前的作品觉得很陌生,对当时的意图也不清晰了,就像从来没画过。这也是一种“短路”。

YT专访艺术家谢南星

图片 10艺术家谢南星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对谈现场

YT:本次展览的空间非常特别,除了有绿色的展墙之外,在排布上分为了三个空间,但是最后一个空间的作品密度很高,为什么这样设置?

  本次展览仍然把作品的1/3 的空间留给观众来完成了吗?

谢南星:展览空间上做了复杂的改变,看起来每个空间各有特点,都不相同。最后一个展厅作品比例密度很高是因为我想要观众有一种,“不停地咀嚼满嘴的花生”这样的感觉。观众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我在说观众的感受的时候,就是自己换个角度来看自己,人不能偏执。

  观众是任性的,就算把作品端到嘴边,不想吃这道菜,他们也有可能直接走过你的作品。这点艺术家倒不受影响,谁也不希望一幅画全由自己掌控,还是希望和外界留出一个空间,有一种互动的理解和阅读。谁能说看懂了全部的作品呢?与作品之间有一种感觉,就建立了一种联系。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 第三空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是否已在构思下个系列?

YT:作品里能依稀辨认出绘画中的古典元素,比如在草地上狂欢宴饮的男女、耶稣与门徒的晚餐等等这些意象似乎让观者遥遥联想到提香、乔尔乔内、马奈和杜尚等画家的作品,你是如何寻找这些图像的相似性的?

  从去年8月开始了一个新的系列。与肖像相关,但并不具象。

谢南星:如果要找到两个形象的相似性,其实你有很多方式可以找到。表述思想的东西,如果真要找一种联系是不难的。就像艺术家赵赵让白云道士给钢板开光,任何东西都可以算出一个命格来。人类很多的成果都是互通,就像图像学研究,研究的很多材料也是来自于绘画的历史。

  创作满足了您什么欲望?或者说,创作本身就是您的欲望?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表达欲。人都需要来自某一种呼应,去找到一个联系。

我是属于两个画面都是“生造的”,联系也是跟自己对绘画历史的认识有关。我看绘画史,就像看电影一样,喜欢看里面的戏剧性€€€€人类的基本情感,喜怒哀乐,欲望、挣扎、徘徊等等。

  来源:artnet

我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去观看,不一定是作品和技巧,也不一定是艰涩的学术理念。

YT:那你对艺术史的关注什么时候开始?

谢南星:从学习绘画开始就逃不掉的,自然而然就在里面。只是这次正好遇到了这样的话题,就想讨论它。有些像我的所见所闻。

YT:之前的作品形象其实有些指鹿为马的意思,这次展览有用到类似的转化方式吗?

谢南星:转化是我喜欢的,我说杯子的时候,可能指向了我的一次经历,说的杯子不是它本身,而是折射出很多经历。

例如这次的展览中电子时钟这个形象就是如此。我觉得这张作品挺神秘的,充满了时间感,但是并没有说明时间是线性的还是中途插入的流向,它导向了很多东西。

现场展出的手稿

YT:鹦鹉、电子钟这些元素是你在日常生活中会出现的事物吗?为什么会选择它们。

谢南星:并不是,很多都是靠突然的灵光一闪认识到。创作是很需要灵感的,但灵感这个词又有一点简单,它意味着一种何时停工的愉悦,适可而止的取舍。灵感也分很多种,有的像触电,有的则是在众多的因素里显得比较跳跃,让你选择了它。

YT:这次展览里是在类似艺术史的图像中出现了现代意象,但在之前的一个类似室内设计的绘画系列里,是一个现代室内空间中出现了很多艺术史的意象,两者似乎调换了位置。

谢南星:其实当时的问题跟现在没有这么大的关系。我当时是想讨论室内设计和绘画史的关系,它们看似平行,但相互之间有非常强烈的影响,像共振一样。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YT:为什么当时想到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去创作了?这让你的创作看起来特别多变。

谢南星:我是尝试把绘画做复杂一点,丰富一点,而不是单纯的功能性的绘画。

YT:这就是你产量很少的原因吗?

谢南星:对,因为你总是在思考,在琢磨。而且想要是要不到的,有时候你还需要等。每创作一个系列,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认识。一个系列完结之后再继续,对我来讲是难以忍受的,到一个阶段这个系列就应该功成身退,过量只会让自己无趣。

谢南星个展“香料” 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YT:形象在你的作品中不断的变化,从具象的,到抽象的,再到指鹿为马式的,表象已经不能代表形象了。

谢南星:是的,我的这些创作是处在运动中的,别人看着可能有点困惑
。画家总是会源于自己的惰性,当然不是指肉体上的懒惰,而是更类似于一种懈怠,可能是至此至终都沿袭一种固定的工作方式。我喜欢各处寻找机会的创作方式,不停的触碰出火花。

撰文、摄影:Gerald

致谢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图片提供以及采访帮助

谢南星:香料

2018年3月17日-2018年5月27日

北京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Contact Us

[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email我们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