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目发威对老鼠仓百分百不容忍,让老鼠仓无路可逃

【相关阅读】

马乐内幕交易抗诉案件进入二审
开庭时间未定

  □本报记者 赵静扬

  “老鼠仓”暴露后的代价不可谓不大。那么,衣食无忧、工作体面的基金经理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呢?根本原因还在于:侥幸心理。“大数据”的应用使得侦查技术手段升级,“老鼠仓”无路可逃。由此,投资界人人自警,洁身自好

  近来,一种异常的气氛在券商、保险公司、基金以及其他投资机构蔓延。监管部门借助“大数据”,可将基金经理所提供的所有亲属账户纳入监控,并对这些账户进行监控,圈定特定账户是否存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行为。分析人士认为,此次“老鼠仓”核查风暴是证监会[微博]在金融体系改革中的又一次“亮剑”,监管层已经开启对于证券违规违法的“零容忍”模式。

  随着一个个基金经理因“老鼠仓”而落网,人人喊打的“老鼠仓”,正面临无路可逃的局面。

  保险基金陷入“老鼠仓”风波

  其实,基金经理职业生涯从此终结、罚金远高于违法所得,甚至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老鼠仓”暴露后的代价不可谓不大。那么,衣食无忧、工作体面的基金经理为何还要顶风作案呢?根本原因还在于:侥幸心理。

  根据5月初证监会通报的查处情况,2013年以来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并陆续启动调查工作。此类案件性质恶劣,严重影响了投资者信心;涉案人员范围扩大,呈现链条化;涉案金额巨大,涉及机构数量较多。近期调查的最大涉案金额为10多亿元,最小涉案金额超2000万元,涉及基金公司10余家,涉及保险资管两家。

  巨大的利益面前,靠个人自律是苍白的,惩罚机制如果仅有法规,而缺乏强有力的监控,威慑力也是远远不够的。长期以来,监管部门一直在尽其所能整治违法违规行为,但苦于执法方面手段不足、空间有限的问题制约着监管效力的发挥。

  2014年4月,中国保监会发出《关于开展保险资金运用操作风险排查的通知》,要求各保险集团、保险公司、保险资管公司对2010年以来的资金运用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展开风险排查。相比基金行业,保险业并没有明文禁止从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这使得近期公布的几起险资“老鼠仓”案件中,涉案金额巨大。

  以往,落网者多是因为内讧、举报才得以暴露。从去年开始,“捕鼠行动”明显发力。近期,打击“老鼠仓”和内幕交易的监管触角,正在由证券、基金行业延伸至保险行业。

  此前的5月9日,证监会通报平安资管原投资经理张治民“老鼠仓”案,涉案金额达4.87亿元。而在5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微博]通报,发现一起保险公司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操控“老鼠仓”的嫌疑人曾某落网,趋同交易累计成交金额约2.97亿元。有媒体报道称,曾某为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曾宏。这是今年曝出的第二例险资涉案“老鼠仓”案件。

  这一轮打击“老鼠仓”的背景不同,侦查技术手段升级为打击“老鼠仓”提供了有力武器。目前监管层引进稽查大数据系统,通过对交易数据等相关数据的有效处理,提升了发现、确认、掌握证据链的效率与准确度,为监管部门查处“老鼠仓”提供了最有利的工具。

  通报称,2009年2月至2013年5月,犯罪嫌疑人曾某利用担任某保险公司权益投资部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管理人寿资产和人寿养老企业年金账户的122个股东账户并负责进行股票投资。其间,曾某伙同其妻刘某在外开设“王某”股票账户,操控该账户先于、同步于或稍晚于其负责管理的年金账户买入或卖出股票79只,趋同交易累计成交金额约2.97亿元。

  可以预见,这一波扑杀“硕鼠”的行动不应该只是一场风暴,以后将成为一个常规的稽查项目,改变了以往主要依靠举报、突击审查等相对被动的侦查方式。如果说以前的“老鼠仓”落网概率类似于鱼被钓上钩,漏捕机会甚大,现在则近乎是在水中撒下密网巡回捕捞,连小鱼小虾都难以漏网,更别说大鱼。

  打击“老鼠仓”未停歇

  不过,在一例例“老鼠仓”曝光之后,人们发现基金经理所供职的公司少有受处罚的,更别提对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谁都知道,没有基金公司的平台,基金经理根本没有做“老鼠仓”的机会。但基金公司往往以一句“基金经理个人行为”为由,撇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改进追责体系,让基金公司对自己内控不严的失职承担连带责任,感受到切肤之痛、刮骨之苦,那么防鼠的闸门始终留着个大洞。当然,“老鼠仓”曝光概率大大提高,也倒逼基金公司真正重视监管。毕竟,基金经理的声誉关系着基金公司的未来。

  济安金信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微博]认为,近期“老鼠仓”案件涉及的是过去发生的交易行为,并不会影响行业的发展。王群航表示,这次对“老鼠仓”行为查处能从2009年查到现在,归功于大数据,是技术和认知的提高。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可以对原有的监管方法进行修改和提高,从而防范“老鼠仓”。可以借助新的观念和技术手段,将基金经理账户监管放在基金公司内部,或者委托第三方监管、交易所监管。例如,交易所现在有大量监管人员,也具备技术条件,可以做到实时监控。

  一位年轻的基金经理说,我们赶上了好时代,前面的违法者的血泪教训给从业者上了最好的一课。由此,投资界人人自警,洁身自好。

  大数据时代加强了对“老鼠仓”监管和防范能力,但今年以来的检查风暴并非首次。从2007年起,基金行业平均每年曝光一起基金经理“老鼠仓”,而2009年监管部门在这方面的监察力度显然有所加强。2009年,深圳证监局就曾对辖区内的基金公司进行现场检查。之后,三位基金经理被曝出涉嫌利用公司信息从事内幕交易。而在此之前数月,基金经理张野因“老鼠仓”获罚,被取消基金从业资格,没收违法所得229.48万元,并处400万元罚款。

  未来将是基金经理们的好时代,也是普通投资者的好时代,更是资本市场的好时代。

  证监会当时的通报显示,2009年证监会共计对13家基金公司进行稽查,对14名从业人员处罚,包括2名总经理、4名副总经理、4名督察长、4名基金经理。当时,业内掀起了一波监管升级的风暴。各基金公司在内部纷纷重申合规纪律、严格直系亲属投资股票情况上报制度,采取在投研部门加设摄像头、加强网络管理、为投研人员更换新的电脑硬盘等方法,防范内幕交易。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析人士认为,对证券市场打击内幕交易行为、基金经理“老鼠仓”行为,是一个持续的日常性工作。显而易见,监管层已经开启了对于证券违规违法的“零容忍”模式。此次“打鼠风暴”这也是证监会在金融体系改革中的又一次亮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