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具备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主导金钱观的图腾商量种类,油画商酌弱化

图片 2

图片 1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画院院长  孔维克

图片 2

  近30年来,在美术创作表面繁荣的背后隐藏着诸多忧虑,美术批评于各类艺术活动中的“失语”成为不容乐观的文化现实。各类吹捧文章、泛泛论述成为常态,缺少在同一框架内讨论问题,缺少以中国的立场和文化的角度看待和分析艺术现象。中国的美术与政治、经济逐渐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相比照,却游离于舞台之外。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在国际多元文化中没有解读中国艺术的品评标准。在新时代的新进程中,我们亟需建立以中国自己的文化为参照的审美价值评判标准。美术批评与美术创作是息息相关的,我们急需从各类美术乱象分析国内艺术发展走向,探究并解决美术批评的“失语”现象、把握中国美术的创作导向。

编者按
近30年来,我们的美术创作在多样化形式探索取得了可喜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令人堪忧的倾向,美术批评的弱化即是其中之一。其对当代画坛判断失衡、成为美术作品的附庸、对创作的介入到对批评价值的自身构建缺乏引领性的主导等流弊,应该引起重视。

  一、背景与现象

赵奇 商鞅变法 273.5537cm 中国画 2016

  1、中国部分美术家盲目追捧西方艺术

西方的艺术发展规律及表现形态与中国绘画不同,如果将两种截然不同的绘画体系,用同一尺度、标准来评判,无疑是导致艺术乱象和批评弱化的重要原因。

  进入新时代以来,我国的美术创作在表面繁荣的背后存在着一些价值趋向偏离、甚至背离中国精神的问题。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始,人们面对西方先进的科技和经济,盲目地崇拜西方,什么都是外国的好,染黄头发、起洋名、走私洋货等,还出现了阵阵“出国潮”。西方观念对我国美术发展产生了较大冲击,导致一些艺术家对中国文化乃至中国画全盘否定,如,美术界出现的《中国画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的文章,把中国画贬得一无是处。这一影响甚至延续至今,导致一些中国的艺术家用西方的观念和手法创作中国画,或者利用中国传统的工具材料表现西方人的审美观念,创作出迎合西方人的眼光和口味如各种抽象水墨、试验水墨等。当然在这类艺术形式中,有些是艺术家在多种观念并存的学术氛围中进行的水墨形式和技法的多向探索,对丰富中国画的艺术语言有着一定意义,但同时应指出的是,许多跟风者表现不佳,致使整个美术群体给人以“混血”的感觉。

当下中国正处在社会变革的伟大时代,以艺术塑造中国形象,体现中国精神的同时,构建既不同于古人,也不同于西方,既具有传统文脉传承,又融汇当代精神,属于自己的品评框架和审美标准显得尤为重要。

  2、混淆美丑、善恶界限,国家意识形态及文化安全受到威胁

毋庸置疑,近30年来美术创作繁荣的背后,也有隐忧。评价标准复杂多变、体系混处导致的批评弱化即是其中之一。

  美术作品是直观表达美丑善恶的艺术形式,现在有不少作品以丑为美、善恶不分、真假混淆,甚至有些画者歪曲丑化社会公认的英烈及道德标杆似的人物,没有国家观念、集体观念、家庭观念,不辨是非、不知美丑。这种现象已不是美术批评所能解决的,已经由艺术上升到政治,由个人行为不端致使国家形象受污,使我们的国家文化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一些中国的当代艺术及从事当代艺术的人,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有的直接受他国所指使,利用经济手段与舆论导向相结合左右一些当代青年画家们的创作,致使出现了“西方艺术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等极端言论,诋毁中国艺术。艺术不是孤立的文化现象,艺术舆情与意识形态联系紧密,因此,现在需要更多的艺术批评家揭示艺术真相,维护国家的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

一些讨论在不同的评判价值体系之下,往往不能实现在同一理论框架内讨论问题,造成鸡同鸭讲的情况,非但不能使人信服、促进创作,甚至造成了一定的认识混乱。而立场缺失,激情不足,则使得有的放矢的艺术批评失声,吹捧文章、泛泛论述成为常态。

  3、模糊绘画与非绘画的界限

我们赞成立场、理论体系的多元化,以丰富文艺思想的百花园,但是以中国的、当代的立场、角度,看待和分析艺术现象、艺术作品的思考少见,言之有物的批评不足,是不容忽视的事实。形成这种状况,主、客观方面的原因皆有,值得深入思索。

  中西方由于文化的差异,艺术表现各具特色。在普遍意义上,我们国内谈及美术或造型艺术是指各类绘画,包括雕塑。在西方,出现了行为艺术、装置艺术等后现代艺术形式,这些艺术家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旗帜鲜明地反对“架上艺术”,模糊绘画与非绘画的界限。这类言论波及影响了我国一些当代美术家,国内就曾有文艺批评家预言“科技图型将会全部代替手工图型”,即与电脑相关的“绘画”将要全部代替用手画画。实际上,如果不造型、不画画,就不是美术范畴,我们必须划清绘画与非绘画之间的界限,不是绘画或雕塑就不能用美术的尺度和评论去评判。例如在国际艺术展中,展出作品多是些行为艺术、装置艺术,还有一种类似录像的艺术,毫无情节和人物塑造,也不是记录事件,着实让人看不懂。据说在世界三大艺术展之一的卡塞尔文献展开幕式的会场外,还出现了高举红旗游行的“行为艺术”,是几十位在该展上落选的华人艺术家身穿红军服装,举着书写“文艺为人民服务”的红旗,他们用西方的艺术形式表达自己不被西方认可的中国式愤懑。但如说这是艺术,不如说是一种恶搞。这种非美术的“艺术”即便在西方有它存在的理由、价值和意义,而在我国,这绝不应是我们的艺术发展方向,也不应让其有存在的环境和滋生的土壤。

批评如何变得发声乏力

  二、原因分析

回顾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的美术评论,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发声能力不足,影响乏力。就笔者的观察,主要缘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受西方艺术批评的影响而使我国当代画坛判断失衡

一是西方艺术批评体系、理论影响下,中国当代画坛判断失衡。上世纪80年代初,国内美术批评曾掀起一股高潮。由改革开放带来的西方各种艺术观念涌进,促使中国当代多元探索,创作繁荣,丰富并活跃了艺术生态,也催生了一批敢于发声、真诚批评的年轻人。

  艺术批评在20世纪80年代初掀起了一股大潮。由于西方各种艺术观念的涌进,促使中国的现当代艺术迅速崛起,活跃了艺术生态。同时85’美术新潮也催生了一批有思想、有观点、有魄力的美术批评家。但今天回首看这批艺评家,很多是以西方的艺术观念来推动中国的当代艺术,同时批评中国的传统艺术。有不少人在文风上追求生僻词汇的堆砌,甚至硬造词汇以求新意,以生涩难懂让人误读为高深之境。这种观念的表达和文风的走向一直到现在还余韵不断,致使不少画家对艺术理论家、批评家在心理上很逆反,使本应是相辅相成关系的艺术创作和美术理论,却成了相互诟病的掣肘者。

从客观上讲,西方各种流派及艺术观念,激活了当代画坛。催生了一批有思想、有观点的美术批评家。

  2、市场经济环境中美术批评沦为美术作品的附庸

今天回首看,他们多是以西方的艺术观念、批评话语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同时批评传统艺术中的不足。有功之余,发展至后来,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毋庸置疑,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美术在创作上确实推出了一批反映时代,直面生活,在艺术上也立得住的好作品。经济的腾飞所营造的市场经济环境,严重影响甚至歪曲了部分艺术家的价值观。一些画家恶炒自己甚至欺骗市场及藏家,致使怪相丛生:“大王”遍地走,“大师”满天飞;刚学几天画即把自己打扮成大家、吹嘘成名家;拍卖市场上价格令人咋舌的作品,往往从学术品格到艺术品质都不敢恭维,而真正优秀的艺术创作却无人问津;当代很多三流画家的作品价格恶炒得比古代名家作品的价格还高。受市场经济影响一些批评家极易附炎趋势,应创作者所邀撰写吹捧文章,一字多少元明码标价,挣得理所当然。致使在这商业大潮中敢于指出时弊、引领艺术方向的文章鲜见,甚至有些非常有思想的批评家,只恨键盘不如画笔挣钱快,索性也画画来混迹市场;当然,也有一些真正优秀的文艺理论家也是为了写好文章而画画儿,以体悟个中三昧。

发展至末流,因为不能系统消化西方美术批评体系,一鳞半爪的理解,使得不少批评文字在文风上追求生僻词汇的堆砌,甚至硬造词汇以求新意,以生涩难懂让人误之为高深,逐渐致使画家对理论家在心理上产生逆反,这种观念的堆砌和文风走向,逐渐使批评失去生命力。

  3、应倡导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创作导向

本应是相辅相成关系的艺术创作和美术批评,甚至成为相互诟病的掣肘者。

  我们的时代需要反映生活、讴歌人民、塑造英雄,百姓喜闻乐见的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的美术作品。这就要在坚持现实主义框架下的“百花齐放”的多向艺术探索,而目前在各种西方观念的影响下,出现了造型能力、动手描绘能力弱化、创作方向偏离的倾向,甚至于不少美术学院在教学方向、课程设置、技法锤炼上,也偏离了现实主义方向。

第二,商品经济下的美术批评成为美术作品的附庸者。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腾飞所营造的市场经济环境,促进艺术繁荣的同时,也影响甚至歪曲了艺术家的价值观。

  三、建议尽快创建中国自己的美术价值评论体系

30多年的中国美术发展,在创作上推出了一批反映时代,直面生活,在艺术上也立得住的好作品,但与在改革开放后迅猛崛起的庞大画家队伍的数量相比,我们的好作品比例似乎还不够高。

  1、建立学术研究框架。建议中宣部、文化部、中国文联等倡导美术理论家及批评家进行专项学术研讨活动,深入探讨中国画艺术发展规律,同时深入研究西方艺术及艺术理论现象,并在与西方艺术理论的研究中进行中国美术价值观的构建,结合我国美术创作与实践,使中国画审美观念及价值取向形成以中国核心价值观为核心的美术批评体系,出版发行相关论著及论文集,形成经得起历史考验的科学评价体系。

不少画家跟着市场走,通过炒作欺骗市场及藏家,致使怪相时有:画王遍地走,大师满天飞,一些低端作品价格,甚至与古代名家、大家作品比肩。拍卖市场上价格令人咋舌的作品,其中一部分,从学术品格到艺术品质,都叫人不敢恭维。

  2、加强创作导向。建议在官方机构主办的美术展览中,增加作品创作的中国美术价值观取向论述,指导美术创作的价值取向。美术家是构建美术批评体系的践行者之一,唯有在反复的美术创作与实践中,美术批评体系才能得到不断丰富和完善,从而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和制度环境,保证相关正能量的学术研讨成果落地。

因为购买者快进快出、炒作变现式的市场行为,真正的艺术创作如大展上的优秀作品,因为不便快捷流通、变现等因素,却往往卖不上价或少人问津。

  3、督促观念引导。建议在权威的学术杂志和报纸,以重要篇幅展开关于中国美术价值观重塑的讨论和聚焦,引导美术家及评论家在创作观念上形成基本共识。美术院校在教学课程安排上,学生学习及创作观念上引导注重现实主义的导向。

官本位不良思想的影响,使得一部分购画者,往往不是靠眼睛而是凭耳朵,一听是什么级别的美协、书协主席、理事、国家级会员,或是某地的画家,无论作品好坏,立刻身价看涨。这使得极少数沽名钓誉者,为某一个身份而趋之若鹜、焦虑不安。艺术上的考量反而无暇顾及。

  4、扩大舆论宣传。建议利用电视、网络等大众媒体这些受众广泛的平台,正能量地辐射社会各个领域、各个群体,利用寓教于乐的形式,消减各类江湖习气及错误的价值观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这样的不良氛围之下,大部分批评家稳坐板凳冷眼旁观,也有极少数人经不住诱惑而趋炎附势,开始与画家沆瀣一气,各家明码标价,你的画挣钱吃肉,我写文章也拿钱喝汤。

  当前,我们正处于一个思想碰撞、观念交汇、社会变革的伟大时代,中华民族正在悄然崛起,拉开了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序幕。我国的美术作为这个时代的反映符号,如何塑造中国形象,体现中国精神,需要发挥美术批评的作用。艺评家要诘问时弊、叩问艺心,面对当代美术家的创造以及外来艺术的比照,要分析了解现象背后的实质,要有自己的立场和判断,不能人云亦云。无论是我们的艺术走向世界,还是让世界来认识我们的艺术,都要以我们自己的审美框架、价值标准来品评我们的绘画,而不是以他们的价值观来评判我们的绘画。建立以中国优秀文化为内核的美术价值评判标准,既引导西方人士解读中国文化、中国艺术,也引领中国美术家把握正确的创作方向,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具有中国核心价值观的美术批评体系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记者胡立辉
整理) 

这极少数画家与批评家,为实现共赢而混乱了艺术标准、市场体系。致使商业大潮中敢于指出时弊、引领艺术方向的文章越来越鲜见。

  来源:中国美术报

第三,对创作的介入到批评价值的自身构建,缺乏引领性的主导。画家进入市场之后,成为美术界先富起来的一族,美术界整体似乎处于一种利益分配不均的状态。导致美术批评者,也跃跃欲试、躁动不安。

对当代中国的创作状态、创作现象,缺少深层介入和正确引领。如同画家队伍的逐渐分化一样,批评群体在自身队伍的构建上、在思想观念和价值判断以及自身定位上,亦缺乏稳定、高尚立场上的思想主导。

美术批评弱化的问题所在

改革开放30多年来,艺术创作与批评在逐渐偏离一些应有的价值趋向,极少数甚至背离中国精神。

上世纪80年代之初,多元思想蜂拥而入,面对外面世界的先进科技、发达经济,盲目崇拜西方的人不少。这曾引起多次的社会讨论。在美术领域,对中国画出现了否定的声音,认为中国画到了穷途末路。那一时期,出现最多的词是碰撞。

而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看待外来事物、外面世界的眼光开始有了平和的心态,大家说得最多的词是对话。

新世纪以后,中国的成就越来越为世界所瞩目,从强调和谐到提出文化自信,中国传统文化正焕发出新的魅力。

在美术创作和评论上,也正是走过了这样一个过程。从亦步亦趋的效仿西方,到翻译西方、了解西方,中国艺术正逐渐回归自我。

具体在实践中,例如,用西方的观念和手法画中国的题材或表现中国韵味,创作出了一批混血艺术,如抽象水墨、观念水墨、实验水墨、新水墨等艺术形式。多向探索使得画坛呈现多元生动的艺术生态。

这些艺术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有才华、充满创新精神的人,其水墨试验的形式和技法的探索,对丰富中国画的艺术语言有着不可低估的意义,但同时应指出的是,他们的一些跟风者表现不佳,迷失自我。

不少作品以丑为美、善恶不分、真假混淆,专揭伤疤、戏说历史,以至于行为没有底线、不辨是非。这种现象使传统文化受到威胁。

极少数中国的当代艺术及从事当代艺术的人,受西方意识形态左右。有实例证明,一些西方组织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输出精神、艺术思想的角色,以经济手段与舆论导向相结合,左右着一部分当代青年画家的创作。

艺术不是孤立的文化现象,艺术舆情与意识形态联系紧密。需要更多的艺术批评家揭示艺术真相,建设符合当代国情的新艺术标准。

另外,我认为,我们评判一个事物,首先要厘清它是什么,规定一个边界。我们谈美术或造型艺术,是指包括雕塑和各种绘画。

非美术的艺术有它存在的理由、价值和意义。但如果不体现造型、画面,那就不是美术范畴,不能用美术的尺度和评论标准去评判。

美术批评何为

美术批评与美术创作是美术生态中的一对统一体,两者之间相互作用。当代中国的美术批评不能脱离中国的美术创作本体。

从世界多元的格局来讲,多种文化应该各自拉开距离,并有着代表每个国家的旗帜性人物及经典作品,共同形成人类文化的世界景观。每个优秀文化的优秀代表,都是世界人物。

但在事实上,人们往往聚焦于更有影响力的几种文化,及这些文化中的一些代表性人物。尤其是近代以来,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的艺术大师,更多的是欧美艺术家。

应该认识到,中华文明是世界文明史上延续近五千年不断递进、吸纳、传承,自我进化的文明,依托它产生的中国书画,经过漫长岁月的打磨,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工具材料、表现形式、绘画理论、审美理想,代代传承革新,融合外来文化,丰满了自己不断强大的肌体。

从南齐谢赫《古画品录》中六法的作画要旨,张怀瓘《书品》中所倡的逸神妙能四格十二品的品评标准,始终保持这传承发展的延续性,传之久远,力量强大。

而从16世纪至今,西方美术的发展是否定之否定的结果。写实主义的文脉至伦勃朗、提香、鲁本斯达到鼎盛之后产生了变革,至印象派成为转折点,出现了不断否定的局面,观念主义艺术开始占领画坛。

以艺术观念为旗帜而进行思想变革的美术运动,成了现代及后现代的基本特征,互相否定或不断递进,使美术呈现出如火如荼的空前热闹的状态。

西方的艺术发展规律及表现形态与中国绘画不同。西方的艺术批评针对艺术的进程、状态,有相对完善的框架及论述体系。

由于中国古典绘画的品评体系、术语,在当代针对中国书画创作的批评和理论阐述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继承与革新,也即是说,当代美术评论中,基于中国古典绘画理论的当代中国绘画价值评判标准,没有创立。

而更多的是用西方的眼光、尺度、标准,甚至是术语来评判,没有有效区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绘画体系之下,作品的生产机制、审美趋向,这是造成乱象的部分原因。

当下的中国,所创造的经济、科技奇迹正吸引着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作为体现国家形象的艺术塑造,无疑是最直接、最有温度的部分。

如前所述,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有代表他们意识形态的艺术形式、传达他们形象的艺术语言,适应他们审美追求的艺术作品和代表性艺术家。以艺术的形式,塑造中国气派,传递时代精神,这是当代中国画家的职责所在。

拿西方艺术的观念和形式,来套中国人的生活、代替中国人说话,不是中国的艺术。

美术批评作为一种评价,如果没有共同的立场、标准、话语体系,就难以在同一个语境中展开讨论。西方艺术有自我的发展规律和表现,适应一系列对应其发展的法则,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和画家,有评价这些作品及画家的符号性语言、价值观念和评价标准。

中国的当代艺术,同样也需要建立自己的独特的审美观、价值观及品评体系。我们的艺术要走向世界,让世界来认识,也需要我们合理的理论阐释,而不是以他者的价值观来看我们的艺术创造。

如何在当代面对新的艺术状态,建设既不同于古人,也不同于西方,既具有传统文脉传承,又融汇当代精神,属于自己的品评框架和审美标准显得尤为重要。这与当代中国的艺术如何塑造中国形象,体现中国精神是同一个过程。

建设以中国自己的文化为参照的审美价值评判标准,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具有中国立场的、具有中国价值观为核心的艺术批评体系,当代文艺理论从业者责无旁贷。

编辑:江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